2020UX趨勢報告:UX設計不只是設計

產品老司機手把手教寫文檔,10天線上課程,零基礎掌握產品經理必備7大文檔撰寫法。了解一下>

今天的文章來自用戶體驗設計網站 UXdesign.cc ,他們致力于觀察、分析和研究用戶體驗設計,每周定期探討用戶體驗相關的問題,策劃相關專題。年底,UXDesign.cc 會發布用戶體驗設計的年度報告。今年我們收獲很大。在與世界各地的358,917位設計師共同策劃和分享了2,411個鏈接后,我們看到了一些我們行業一直在記錄、談論和思考的趨勢。以下是對2020年用戶體驗的展望。

編者寄語

我們一直認為2020年是標志性的一年。我們大多數人都至少參加過一個公司內部的“2020愿景”項目。2020年終于到來了,現在是時候實現我們所謂的愿景了。

這是我們連續第五年發布趨勢報告。如果你讀過我們以前的任何一個版本,你就會知道這不是一篇關于UI趨勢的文章,而是一篇將UX設計作為一門學科的更全面的分析。

我們將介紹我們使用的工具,我們每天應用的方法,我們如何相互協作,我們面臨的職業挑戰,以及我們的社區如何對我們周圍的世界產生影響——一個我們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幫助設計的世界。

去年,我們設計界反思了我們創造的體驗是如何影響世界的(從讓科技上癮到影響民主選舉),而今年的報告則有更積極的展望:2020年是務實樂觀的一年。

這一年,設計師們不僅要認真改進人們每天使用的數字產品,還要改進我們的公司和行業。

接下來是我們對過去的回顧和對現在的分析,以及對用戶體驗的未來的時刻關注。

希望你旅途愉快。

目錄

  1. 為后真理時代(post-truth era)設計
  2. 微型社區的興起
  3. 在團隊中設計
  4. 有意識地設計
  5. 設計文件之“死”
  6. 重新認識信息架構
  7. 擁抱新力量
  8. 無形的設計系統
  9. 設計師需要團結
  10. 2019年亮點

一、為后真理時代(post-truth era)設計

大量虛假視頻和虛假信息被用來推動政治議程,這讓我們質疑自己的現實感。作為未來十年數字產品的設計師,我們需要把精力集中在設計透明性和鼓勵用戶的批判性思維上。

2019年5月,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段眾議院議長南?!づ迓邐鰨∟ancy Pelosi)的視頻,這段視頻經過了后期剪輯,讓她聽起來像是喝醉了。當電視臺就Facebook在這段視頻的病毒傳播中所扮演的角色提出質疑時,產品政策副總裁莫妮卡?比克特(Monika Bickert)辯稱,Facebook沒有將這段假視頻從其服務中刪除,而是選擇向用戶顯示一個警告,提醒他們視頻的真實性尚未得到事實核查機構的證實。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Source: The Verge

幾個月前,Youtube在視頻播放器的用戶界面旁邊引入了免責聲明,讓人們知道他們正在觀看的內容背后屬于哪家公司或實體?!段辣ā吩諂瀋緗凰趼醞賈刑砑恿宋惱路⒈淼娜掌?,以防止用戶在轉發舊新聞時誤以為(或假裝)它們是最新的。

為透明度設計

我們生活在一個真理支離破碎,喜歡“臭蟲論”的時代。全球至少有70個國家經歷過造謠活動。設計研究員亞倫·劉易斯(Aaron Lewis)他那篇關于“后真理”時代的精彩文章中問道:“我們怎么可能把所有這些矛盾的現實泡沫壓縮成一本歷史教科書呢?”

企業需要對產品進行改變,以對抗錯誤信息的危害——但他們愿意走多遠?

新聞媒體已經開始重新思考文章的寫作方式,以減少歧義和對事實的誤解。例如,Axios網站采用了一種獨特的方式,可以在文章中概述不同的觀點,并引導讀者采用一種更具批判性的方式來閱讀新聞。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Axios的文章是以一種幫助讀者理解給定問題的所有方面的方式編寫的

Axios的設計主管Al Lucca解釋說:“對于在新聞行業工作的每個人來說,這都是一個極其復雜的挑戰,而設計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設計師們在2020年面臨的更大挑戰是,如何把人們從社交媒體和網絡新聞的噪音和焦慮循環中解脫出來,并教會他們如何識別假新聞,這最終會讓每個人回到更健康、更值得信賴的對話中?!?/p>

與谷歌開始打擊Deepfake(通過深度學習替換人臉生成視頻)的方式一樣,Adobe最近也宣布了自己的服務,通過使用人工智能來識別編輯過的圖像和視頻。這家開創了圖像和視頻編輯的公司現在正在幫助人們區分ps過的照片和真實的照片。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2019年Deepfake:從有趣的實驗到政治報復

影響每個行業的威脅

互聯網讓我們變得不信任他人。為了重新獲得用戶的信任,防止錯誤信息的傳播,每家公司都在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被迫更加小心地運營。

在2019年,我們看到了支持公司和個人識別誤導性內容的第三方工具的興起:從在電子商務網站發現虛假客戶評論的服務,到審查Instagram和Youtube的個人資料以尋找虛假粉絲的工具。

作為2020年的產品設計師,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設計過濾虛假內容的工具,讓用戶更多地意識到深度假貨的危害,阻止虛假信息的傳播。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將負責提高組織內部的意識,圍繞真相建立原則,并報告我們的平臺如何被隱藏議程的代理濫用。

作為2020年的產品設計師,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設計過濾虛假內容的工具,讓用戶更加意識到深度假貨的背叛,阻止錯誤信息的傳播。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將負責提高我們組織內部的意識,圍繞真相建立原則,并報告我們的平臺可能被具有隱藏議程的代理濫用。

二、微型社區的興起

設計師們可以自由交談、互相學習的大型在線社區的前景還沒有實現。相反,微型社區正在崛起。

如果你想就設計進行更誠實、更深入的討論,那么就選擇一兩個值得信任的同事,在你的圈子之外選擇幾個導師,作為自己的決策咨詢對象。

我們都加入了很多以設計為主題的Slack、Linkedin和Facebook群組,多到我們已經看不過來了——這也許是為了回應人類內心深處的一種需求,讓自己成為比自身更大的組織的一部分。

但網絡社區的實際情況與它們最初的承諾大不相同。擁有數千名設計師的社群要么在成員意識到他們幾乎沒有共同點時變得不活躍,要么保持活躍,但最終演變成無窮無盡的自我推銷和內容營銷。Reddit或DesignerNews上的討論主題不夠深入,是因為參與者之間存在溝通障礙。

雖然大型在線社區在使設計更容易被更多的人訪問方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我們必須重新關注我們自己構建的小型社區,以便從對話中獲得更多價值。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2019: 從medium到小型社區

在線設計遷移

所有這些并不意味著設計師們已經停止了在線交流,這只是意味著這些對話正在遷移到一種更親密、更集中的新型社區。它們正在通過WhatsApp、Telegram、即時通訊工具和更加細分的工具實現。它們通常是以一對一或小組的形式進行的,而不是大型論壇。

設計師們正在小型群組中與他們感到舒適的人分享反饋、交換設計參考、討論趨勢,或就諸如工資、工作動力和職業等話題征求意見。

同樣的轉變也可以在設計活動中看到。雖然大型設計活動是一個很好的社交平臺,但小型的本地活動在學習和發展方面更有價值,因為它們允許參與者進行更真實和誠實的問答。

“小環境的親近感讓人們能夠以更真實的方式對彼此敞開心扉?!?Slack的高級產品設計師、BayAreaBlackDesigners的創始人凱特?韋洛斯(Kat Vellos)解釋說,“小組越小,參與者之間就越容易建立心理安全。這在一個有成百上千人的大房間里是很難做到的。心理安全是讓人們相互信任、團結一致的最重要因素,而小型團體/活動總能比大型會議更容易做到這一點?!?/p>

到2020年,設計領域相關的討論將變得本地化、真實化和集中化。大型社區成為尋找和建立小型社區的主要途徑。在一個人人都在互相喊叫的世界里,更安靜、更深思熟慮的對話變得格外珍貴。

休息一下——一些UI作品趨勢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飛起來的手機模型(這樣你就不會太關注實際的設計):2019年最熱門的作品集趨勢之一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這里有點寂寞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當812px不夠的時候……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一場意外即將發生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好,多,層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在真空包裝中設計

三、在團隊中設計

“明星設計師”的刻板印象正在消失(謝天謝地)。隨著數字團隊的成長以及項目變得越來越復雜,設計師的價值在于協作能力和支持團隊的能力,而不僅僅是完成單個任務。

一個巴掌拍不響

在小公司工作的設計師通常一個人就是一個團隊:獨自勇敢努力地推動整個設計過程,同時在組織中創造一種設計文化。這是一個有意義,但常常是孤立的角色。

另一方面,大公司的設計師們最初往往是被作為一個更有組織的團隊的一員的想法所吸引,結果卻發現許多小公司中出現的挑戰仍然存在。設計師常常被他們自己的產品團隊孤立(通常屬于不同的預算中心),很少有真正的合作。

作為一名設計師,我能對產品策略提出自己的見解嗎?與開發人員應該如何交接?內部政治經常導致額外的交流障礙,使同事之間有關工作的交流進一步復雜化。

真正的協作需要一組規則,而不是一組角色。

這種情況也因對“10x設計師”或“設計獨角獸”(即全棧設計師)的誤解而惡化。許多設計師為了維持這種形象,一直在推動個人秀。然而如果沒有其他團隊成員的投入,最終的產品往往只能反映出一種筒倉式的、短視的世界觀。

設計師作為推動者

如果您的團隊一直在要求項目的清晰性,或者您的工作流程感覺像是在將任務推入一條生產線,那么這些跡象表明您需要站出來,充當一個推動者,以不同的方式重新構建設計過程。

  • 推動更多的用戶研究可以滿足整個團隊不斷增長的好奇心,并且更多地了解用戶和產品。
  • 可以與開發人員協作優化一個交互或動效,滿足交付高質量體驗的愿景。
  • 反饋不僅僅只是在“在文檔上留下評論”,還可以通過其他設計批判的方式進行。

設計是一門橫向的學科。

作為設計師,我們的共情能力和理解他人動機的能力也能在我們的公司中發揮作用。在2020年,成為組織中的推動者意味著讓團隊朝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前進。審視你的自我,為合作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不要管頭銜或部門。

四、有意識地設計

向產品添加新功能相對容易。確保我們解決的問題是正確的卻很難。

產品最初都是小而集中的,它們能把一件事做得非常好,這是他們成功的主要原因。

但很快,該產品背后的團隊得出結論,它必須做得更多。于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產品添加了許多新特性,功能變得越來越復雜。

出現這種情況有幾個原因:

  • 用戶要求新功能,而產品團隊直接接受他們的反??;
  • 商業利益相關者為了實現持續增長制造壓力,使得設計團隊忙于尋找新的盈利方式;
  • 產品團隊的績效是根據其提供的功能數量來評估的,而不是根據這些功能與最終用戶的相關性來評估的。

通常情況下,在添加了幾個功能之后,再回頭對團隊來說已經太晚了。該產品最初吸引用戶的價值主張被淡化了。隨著產品變得越來越復雜,對用戶的意義也越來越小,用戶體驗也隨之惡化。

“設計是意圖的呈現?!薄狫ared Spool

當面對如何讓產品與時俱進的問題時,第一反應是添加更多的功能。我們再一次延續了造成這一問題的同樣的心態:在一開始就不正確的事情上再做決定。

最重要的是,我們只是在延續既定的價值觀。許多與偏見、濫用和誤用相關的問題將被嵌入到代碼行中,除非設計者正在積極地解決它們。

對于那些因向產品中添加功能而獲得獎勵的團隊來說,刪除一個功能會讓他們覺得像失敗了一樣。對于這些團隊來說,設計就是功能的呈現。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2020年移動互聯網的狀態:我們談論改變用戶的生活,但無法拒絕彈出式的請求

好產品做得少,但更好

專注于自己的產品是一條艱難的道路,但并非不可能。

為了清楚地表明自己在隱私問題上的立場,Tonic成功地創建了一個不需要登錄的新聞應用程序,并使用更透明的算法來進行內容推薦。添加一個“使用谷歌登錄”來獲取用戶數據會更加容易。但是Tonic走了一條不同路線,最終實現了對用戶來說更簡單的體驗。

另一個例子是Basecamp,它最近關閉了電子郵件的診斷跟蹤和郵件列表跟蹤。

正如該公司創始人戴維?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所解釋的那樣:“科技行業長期以來一直習慣于獲取它所能獲取的任何數據,以至于它幾乎忘了問問自己是否應該這樣做。但這個問題終于被提出了,答案顯而易見:這種貪婪的數據收集必須停止。?;ひ講喚鍪且患返氖慮?,也是一件更好的事情。眼光敏銳的顧客已經在要求它了,而其他人很快就會這樣要求?!?/p>

在2020年,有意識地設計意味著我們的工作是解決用戶需求,而不是讓開發人員忙個不停。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更關心用戶和我們的工作產生的影響,而不是工作本身。

五、設計文件之“死”

早在2006年,谷歌文檔就改變了我們的合作方式:不再在你的電子郵件中附加文件。類似的轉換正在設計文件中進行,我們最終能夠簡化我們的工作流程,并同時與更多的利益相關人實時協作。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Caption_FINAL.txt

但是,當我們根本沒有設計文件時會發生什么呢?

2019年,我們看到大大小小的公司的設計師逐漸將他們的工作流程轉變為無文件模式——無論是他們在Dropbox Paper上記錄創意,在谷歌電子表格上定義內容策略,在Notion上組織項目信息,在Whimsical上繪制線框圖,還是完全在Figma中設計用戶界面。

我們工作的成果不只是一個設計文件

老實說,每年都出一份新的工具清單,設計師們會很難跟上。所以今年沒有什么不同,除了一件事:設計工具不再關注新奇的特性,而是將重點轉向更好的協作。

作為設計師,我們工作的成果并不是我們在工作結束時交出的原型,而是我們和團隊一起做出的每一個決定,以及我們如何影響整個組織。

從這個意義上說,擁有設計文件是一個過時的概念?!霸諞桓齟看獾腦剖瀾韁?,傳統設計文檔的存在似乎越來越過時,它更多的是云計算時代之前的一個限制?!盞evin Kwok在他的文章《協作之弧》(Arc of Collaboration)中解釋道。

我們設計某個東西的主要原因是能夠與業務涉眾、產品經理、開發人員以及用戶共享它。設計就是分享。

合作,融入

設計師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接受無文件設計工作流的理念。在過去,UI工具一直在打一場功能數量比拼的戰斗,每個工具都試圖集概念設計、原型制作和設計反饋于一體,而在2019年,能夠超越競爭對手的工具是能提供實時可訪問協作的工具。

“當Figma在2016年底首次推出時,這個行業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一個‘無文件’的設計過程,我們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評。我們必須贏得人們的信任,并證明基于web的設計工具可以和本地應用程序一樣快速和強大。我們還必須向設計師們展示,如果其他人和團隊能夠自由地接觸到他們的設計工作,他們的生產力也不會停滯不前?!盕igma的設計總監Noah Levin解釋道。

打破障礙的故事

隨著公司的目標越來越以設計為導向,基于瀏覽器的工具為新的協作級別打開了大門。

當設計師不再是關鍵持有者時,我們可以邀請其他人參與我們的過程。我們的價值不再是我們是唯一能夠更改設計文件的人。相反,我們可以首先關注為什么需要這些改變。

雖然最初許多設計師對允許其他人實時觀看和跟蹤他們的工作持保留態度,但他們逐漸意識到,實時協作的好處遠遠大于壞處。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我們喜歡在產品經理的谷歌文檔上留下評論,那么為什么不讓他們也進入我們的空間呢?

專業的工具不會在短時間內消失:作為設計師,我們將繼續依靠Photoshop進行圖像編輯,使用After Effects展示更精致的動畫,利用Illustrator為我們的品牌深入挖掘插畫風格。

對于產品設計師來說,他們的價值不僅僅是創建原型,2020年將是專注于增強我們的協作能力和幫助我們觸及組織新部分的工具的一年。

六、重新認識信息架構

隨著我們的大多數公民的、社會的和商業的互動向數字空間轉移,我們需要找到新的方式來繪制我們創造和生活的數字生態系統。

動作太快搞得一團糟

隨著我們將生活轉移到由信息組成的數字空間,從流媒體服務到食品配送,企業正在擴展他們的業務范圍,并增加用戶的復雜性。

《生活在信息中》(Living in Information)一書的作者豪爾赫·阿蘭戈(Jorge Arango)指出:“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根據信息形成觀點的世界。2020年是美國總統選舉年,我們可以期待很多關于社交網絡在政治中的作用的思考(和推測)?!?/p>

對這些信息空間的理解和設計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如果我們要對設計倫理的挑戰做出有意義的回應,設計師必須理解這些地方的結構,以及商業模式如何影響這些結構?!?/p>

“信息架構是我們排列事物的各個部分以使其變得易于理解的方式?!薄取たㄎ亍度綰未砣魏位炻搖罰℉ow to Make Sense of Any Mess)

信息架構是數字設計的基礎部分,但近年來在設計話語中的地位卻有所下降。當軟件市場升溫時,推出產品的壓力很快迫使企業從競爭對手那里復制現成的結構。修復結構性問題的動力很低,因為它需要大量的額外工作;報酬不明確,實現目的的途徑也不清晰。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此外,進入這個領域的設計師都接受過培訓,以滿足快速迭代的需要,與他們的產品團隊一起遵守嚴格的開發流程,并不斷重復這個流程。

對于Jorge Arango來說,設計師的工作通常發生在一個有限的環境中,專注于設計用戶界面,而錯過了給影響體驗基礎的概念結構做設計的機會。

一切事物的結構

隨著我們進入2020年,當信息環境成為圍繞我們生活的所有數字機構的核心時,情況開始發生變化?!白櫓切畔⒒肪車墓芾碚?,信息結構是一個關鍵的戰略問題。公司、政府和非營利組織必須致力于使這些結構變得有用、可用和連貫——不僅是為了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利益相關者,而且是為了整個社會?!盇rango解釋道,“這些因素增加了總體設計,尤其是信息架構的戰略重要性。信息架構早就應該復蘇了?!?/p>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Erika Hall繪制的危害圖是一種可視化顯示信息影響的方法

然而,需要理解信息架構的不僅僅是設計人員。

由于我們的生活是交織在多個信息系統中的,能夠形象地看到這些系統是如何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甚至更大的政治和經濟結構的一切,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項重要的知識。歐洲個人數據處理法規GDPR和加州版的CCPA就是信息透明的好例子。這些規定不僅解決了我們如何收回數據所有權的問題,還幫助人們直觀地了解他們的個人信息是如何在數字生態系統中組織、處理和連接的。

到2020年,我們需要利用我們的可視化技能來理解產品信息環境的大局,而不是僅僅關注其界面。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Chobani效應:主打健康的初創公司的品牌看起來像每個人都喜歡的“酸奶“

七、擁抱新力量

是時候停止區分誰是設計師,而誰不是了。UX是一個快速發展的學科,我們需要利用每個人的力量來提供人們真正需要的體驗。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AIGA最新的設計普查中所列舉的多種技能暗示了設計行業的未來——構建數字產品已經成為了一門更加復雜的科學。每隔幾個月,我們就會看到提交給UX Collective的關于新職業的文章——從“UX寫作”到“UX視頻編輯”。

每次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都會看到設計社區以以下兩種方式之一做出反應:

  1. 通過防御:“你不能一邊做視頻編輯,一邊稱自己是UX設計師!”
  2. 感到不知所措:“等等,作為一個設計師,我現在還需要學習如何編輯視頻嗎?!”

兩者都出于相同的焦慮,這是我們在不斷發展的職業生涯中都會經歷的。也許是因為我們認為擁有更廣泛技能的人會搶走我們的工作,或者是因為我們一想到要跟上每一個新出現的專業領域,就會感到無所適從。

你可以成為一個擁有廣泛技能的偉大設計師,但并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擁有同樣的技能才能成為偉大的設計師。

細分會導致排除

對于設計過程或通用標準,沒有新的神奇公式告訴我們設計師的工作描述中應該包含什么。雖然正確的名稱對于招聘來說很重要,但我們不能讓標簽成為界限。在過去的一年里,人們爭相創造新的詞匯,比如“UX寫作”,可能最終會把那些數十年來一直在該領域認真工作和研究的專業人士排除在外。我們的行業不應該是割裂的,而應該聯系在一起。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寫關于雙鉆模型的文章?有很多優秀的內容等著你借鑒和延續

擴大界限以包含分歧

《為什么你需要一個內容團隊》(Why you need a content team)一書的作者、用戶體驗內容策略師雷切爾·麥康奈爾(Rachel McConnell)對追求專業化的職業生涯略知一二。

“這意味著你將不得不花很多時間去做那些你不一定感到舒服的事情——但如果你利用這些時間可以盡可能多地向周圍的人學習,那也沒關系。我發現最具協作性的團隊是那些我能從其他學科中學習成長的團隊。這里有許多空間能供擁有不同才能的設計師施展,因為我們通過不同的能力來進行體驗設計,且每個視角都豐富了最終的結果?!?/p>

到2020年,我們應該歡迎新的和急需的技能進入我們快速增長的領域,而不是糾結于設計師是否應該會寫代碼之類的問題。

八、無形的設計系統

我們隨處可見“設計系統“這個術語:會議、文章、tweet、課程、幻燈片。雖然設計系統是擴展產品的強大方法,但是我們通常只關注它的輸出物(模式庫本身),而不是成果,這讓我們錯過了它的系統方法的無形價值。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在Google Trends上搜索“設計系統”,就會發現在過去幾年里,人們對這個話題的興趣一直在上升。在Medium網站上,每周都會發布幾篇帶有這個標簽的新文章。這個話題已經成為一個熱門詞匯,以至于今年有人甚至創建了一個Twitter帳戶來嘲笑設計師對設計系統的癡迷。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所有對設計系統的討論最終都變成了對按鈕的討論

欣賞設計系統是很容易的。從用戶體驗的角度來看,使用常見的UX模式設計界面可以為用戶創造熟悉感,因為他們知道在產品中經常遇到的體驗會產生什么反饋。從技術角度來看,可重用的UI組件可以為開發人員帶來更高的效率、更好的拓展性和更少的重復工作。

設計系統不僅僅是一個UI庫

當人們想到設計系統時,首先想到的是組件庫:UI模式(如按鈕、下拉菜單和卡片)的存儲庫。設計人員和開發人員可以輕松地復制和粘貼這些模式以加快工作速度。但這只是冰山一角。設計系統必須考慮公司運營的更廣泛的方面,包括涉及的工具、管理規則、參與人員、可訪問性標準、技術堆棧和工作流程。

如果不考慮這些更廣泛的方面,公司最終會得到在幾個月內就廢棄的設計庫——這就是為什么設計師需要開始將設計系統看作是連接整個組織的動態系統。

設計系統、設計管理和設計庫是使用了三種不同方法的三個不同項目,一個解決不了所有的問題。

設計系統的倡導者吉娜?安妮(Jina Anne)質疑了隨著我們實踐的不斷發展,擁有這些公共存儲庫的必要性,并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無形的設計系統”這一說法:“隨著我們的設計和工程工具越來越接近,我們是否會走到不需要網站的地步?因為我們的設計系統已經融入到工具中,那么我們的工具能夠提供更好的關于可訪問性、本地化、性能和可用性方面的建議嗎?”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設計系統是公司價值觀的反映

丹尼爾·伊登認為,“重要的是,設計系統是關于人的:他們如何互動,他們如何相互理解,以及他們如何協同工作以實現共同目標。它是人做的,人用的,人體驗的。它被人們挑戰、塑造和打破?!頤親魑桓魷低懲哦擁慕巧幼櫓吆橢蔥姓咦湮巳死嘌Ъ液脫芯空??!?/p>

在重新審視哪種顏色用于行動號召之前,我們首先需要重新審視我們公司的價值觀。

一個公司所提供的體驗反映了它的價值觀,包括它所提供的具體服務,以及它的世界觀。正如設計師Tatiana Mac在她的演講中所解釋的那樣——構建社會包容的設計系統。如果沒有清晰的意圖和對我們偏見的清晰認識,我們所創造的設計系統將延續我們周圍世界中已經建立的模式。如果83%的技術主管是白人,并且在STEM中男女比例為4:1,那么這個群體創建的設計系統很有可能將不具有相同種族、性別、性取向、哲學、社會經濟地位、語言、國籍和能力的人排除在外。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難怪每個性別的下拉列表都以“男性”開頭,而且在很多情況下不包括非二元性別的人。

到2020年,我們應該在為我們的設計系統創建新組件方面花費更少的精力,并將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理解設計背后的系統上。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篩選Gif:2019年最頂尖的設計技能之一

九、設計師需要團結

互聯網已經成為人們爭論和叫喊的場所,而不是進行富有成效的討論的地方;設計界也不例外。

如果設計師都有著共同的目標,為什么我們現在不能達成一致呢?

設計社區也不能幸免于已經席卷世界的兩極分化趨勢。Twitter已經成為了一股傳播錯誤的潮流;今年我們看到的最流行的博客文章都帶有爭議性的標題。

今天在設計領域有比你在這里(Twitter)看到的更多有思想的人。不要因為那些聒噪的、目光短淺的設計師感到失望。沒有單一的設計方法,沒有單一的路,也沒有單一的評判方式。采用不同的工作方式是沒問題的。

我們有更大的挑戰要解決

作為在企業工作的設計師,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創造出我們引以為傲的產品,這些產品將改善人們的生活,推動經濟向前發展。

我們可能會在許多的設計策略上產生分歧,比如什么時候使用漢堡菜單,或者是使用Sketch還是Figma。但是在更大的范圍內,這些討論消耗了我們本可以用來做更有影響力的工作的能量。

為“正確的設計方法”而戰不會讓我們作為一個學科變得更強大。為什么設計師們選擇在Twitter上發起瑣碎的戰斗,而不是與那些實際上對世界產生負面影響的更廣泛的、系統的力量進行斗爭?

與其參與瑣碎的爭論,為什么不支持那些確實有相關意見的人呢?

如果我們不結束這個循環,其他人也不會

我們聯系了維維安·卡斯蒂略(Vivianne Castillo),她是一名用戶體驗研究員,同時也是使科技領域更人性化的倡導者。

我們了解到她對在線設計社區中的討論類型的看法:

“這些爭論是讓我們的社區處于持續的青春期,阻礙我們的成熟,還是加深了我們在這個領域的專業知識?

隨著2020年的到來,我們的社區需要向自己提出一些難題,挑戰那些無休止、周期性的圍繞正統觀念的辯論。我們為什么希望年輕的設計師參加這些辯論,而這又是如何引導他們走向成熟的呢?

我們無法從這些重復的分歧和辯論中走出來,除非我們了解我們是如何走到這里的,以及為什么我們在這里待了這么久。與‘快速行動、打破常規’相反,這是關于放慢腳步、補足我們自己和我們的行業,以及為專業設計社區其他成員貢獻價值的理解?!?/p>

補償慈善不會拯救我們的靈魂

是的,設計毀了很多東西。我們為企業工作,企業需要賺錢來回報投資者。在追求利潤的過程中,公司經常做出一些會導致社會和經濟問題的決定。

為了彌補我們為之工作的公司所造成的傷害,我們設計師參與了補償慈善活動,希望它能讓我們不會感到內疚。如果我們也能對自己的公司產生影響呢?如果我們能夠影響甚至逆轉上級做出的一些有害決定,結果會怎樣?

獨自逃離大型科技公司不會改變游戲規則

2019年,我們看到不少設計師離開了大型科技公司,因為他們從根本上不同意公司領導層的決定。當谷歌競標Project Maven,與美國政府簽訂將人工智能融入無人機(可用于軍事目的)的合同時,許多設計師紛紛辭職以示抗議。

雖然宣布離開一家科技公司是提高認識和讓組織承擔更大責任的有力途徑,但光靠這些行動并不能改變游戲規則——我們中的許多人都無法做出這一舉動。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我們留在現在的公司,從內部引發變革?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罷工、工會和草根運動是科技工作者激發變革的方式之一

是我們卷起袖子的時候了

2020年是拋開瑣碎分歧,開始采取行動的一年——無論這意味著與工作之外的其他設計師會面,討論我們實踐的影響,還是作為一種職業更正式地加入工會。事實上,科技行業還沒有像汽車行業和公立學校系統等其他工作場所一樣成立工會。當Kickstarter的高管得知其員工試圖組建工會時,員工們被解雇了,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發表了一份公開聲明,宣布公司不支持這一舉措。

這是一個好跡象,也許是時候讓我們所有人組織起來了。

作為設計師,我們知道解決任何問題的關鍵是樂觀。如果我們不相信我們可以解決問題,我們就不會成為設計師。

“設計是樂觀的。它給世界帶來了新事物。設計師通過在空間中排列真實或虛擬的材料來承擔問題、建立模型、確定問題,并創建響應?!薄病づ說露佟ぶ燉虬?,約翰·西利·布朗,《無拘無束的設計》(Design Unbound)

樂觀是前進的唯一道路。不是那種天真的樂觀主義,導致人們聲稱“我是一名設計師,因為我想改善人們的生活”,或者為了“友好”而避免指出問題所在。而是一種務實的、注重實際行動的樂觀主義,這種樂觀主義懂得如何把挫折轉化為動力,在世界上創造更好的事物。

十、2019年亮點

年度流行語:黑暗模式

作為一年中每個設計師最關心的事情,反正也沒什么事發生,對吧?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最佳書籍:《Ruined by design》

在2019年推動設計界關注道德討論。如果這個話題已經引起了你的注意,你也應該看看:

  • 《Future Ethics》
  • 《Technically wrong》
  • 《Programmed inequality》
  • 《So you want to talk about race》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游戲設計:Ape Out

創造出一部將美妙的音樂與意料之外的視覺融合在一起的杰作。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作品集:寶芬妮·赫克(Bethany Heck)

為了提醒大家作品集不需要看起來全部一樣。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博客:rooki.design

在一個美麗的包裝里為即將到來的設計師提供新的,高品質的內容。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產品:Glitch

為開發人員和創作者創建了一個友好的協作社區。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最佳作者:José Torre

他所有的作品,聰明的想法,和美麗的插圖,都在激發我們的設計社區。

重磅推薦 | 2020UX趨勢報告

年度推文

“積極并不意味著你要為事業或目標奮斗至死。那叫妄想癥?;奶仁欽游侍?,知道無論多么困難,總有辦法克服它們?;譴叢煨緣亟餼鑫侍??!薄耍℉a Phan)

年度熱門演講:構建社會包容性的設計系統,Tatiana Mac

在開始任何與設計系統相關的項目之前都值得先看一看。

年度項目:《衛報》關于氣候變化的新詞匯

感謝他提醒我們文字對于塑造美好未來的重要性。

年度最佳工具:Figma

為協作建立了一個新的范例,擴展了組織內的設計邊界。

年度文章

The league of evil designers by Linnéa Strid

Respect is the one value by Cyd Harrell

Design tools are holding us back by Tom Johnson

 

原文作者:uxdesign.cc;編譯作者:葉蘇,數字媒體研究生

原文鏈接:https://trends.uxdesign.cc/

本文由 @純色 翻譯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評論
歡迎留言討論~!